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独家|浦江一家四口殒命泰国普吉岛 记者连线幸存者还原生死瞬间

提示: 这两天,全国人民的心都被泰国普吉岛沉船揪紧了。

金华新闻客户端7月7日消息 金报全媒体记者 李艳

这两天,全国人民的心都被泰国普吉岛沉船揪紧了。

当地时间7月5日18时45分许,两艘载有共127名中国游客的游船在泰国普吉岛附近海域突遇特大暴风雨发生倾覆事故。事故发生后,习近平总书记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国务院即派工作组赶赴现场指导搜救工作,并妥善做好相关善后工作。同时,要深刻吸取教训,强化维护公共安全的措施,确保人民生命安全。

截至北京时间6日晚间,该事故已造成33名中国游客遇难。今天下午,记者采访证实,浦江一家四口在此次普吉岛沉船事故中不幸遇难。其中,年纪最小的女婴仅仅18个月,刚刚学会走路。

一家五口仅一人获救

今天一早,相关媒体刊发泰国普吉岛沉船的最新消息:杭州阿里巴巴的两名员工在7月5日发生的普吉岛沉船事故中不幸遇难。

记者多方采访证实,这两名员工即为浦江一家遇难的年轻夫妇,其中女方为浦江县郑宅镇枣园村人。

今天下午,浦江县黄宅镇前二村村主任郑守庭赶到杭州萧山机场,准备乘晚上8时的航班飞往泰国。出发前,他强忍悲痛,更新了朋友圈:“现在不看朋友圈不看新闻,控制情绪,我们是去带他们回家的。”

遇难夫妇是其外甥女、外甥女婿。“两夫妻都在阿里工作多年,其中外甥女婿还是阿里的中层,外甥女大学毕业后自己创业,后来到阿里工作后,事业也正处上升期。去年,两夫妻生了女儿,我姐姐、姐夫就到杭州帮他们带孩子,这次一起去泰国,原本开开心心的旅程,哪想到竟一下子搭进去四条人命。“

郑守庭透露,一家五口,除了姐夫获救外,其余均不幸遇难。

事件发生后,浦江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目前已成立由县委办、县府办、县应急办、县外事办、县公安局、县旅游局、郑宅镇组成的应急指挥小组,专门负责事件善后处理。

同时,阿里巴巴已成立应急小组,并派出专门团队飞赴泰国处置。

原定游程临时提前一天

郑守庭告诉记者,外孙女一家此次是自由行,在杭州凑了要好的三户家庭一起成团的。原定7月4日出发,其间,因临时有事提前一天,改签至7月3日。

这一改签,一家人的命运全被彻底改变了。

“孙甥女从小和我很亲,她非常肯吃苦,能力强。大学刚毕业时,每个月只有500元的收入。为了省钱,她在杭州很远的郊区租房,每天上班坐地铁都要好几个小时。靠辛苦打拼,眼看日子好起来,在西湖边买的一套新房今年10月就要交付,谁知道会摊上这大事。”郑守庭说,昨天上午,他在朋友圈发了一则其小舅子妻妹寻找亲生父母终有果的消息,这事其外甥女一家此前非常上心,他很奇怪现在有了美满的结果,外甥女一家怎么在朋友圈却谁都没有反应?

郑守庭挨个给外外甥女一家打电话,四个大人却没有一个打得通。当时,泰国普吉岛沉船的消息已传至国内,他隐隐有了不祥的预感 ,他多希望外甥女一家只是因为玩得尽兴而漏接了电话,结果却不啻如晴天劈雳。

幸存者泣不成声讲述生死瞬间

“多么幸福的一家,现在全没了!”57岁的郑兰庆正是郑守庭的姐夫,也是浦江一家五口唯一的幸存者。今天下午,他在泰国接受记者跨国采访时,多次泣不成声。

郑兰庆告诉记者,他和妻子、女儿早在2014年就曾到普济岛游玩。因女婿没来过,他们此次专程陪女婿前来。考虑到孩子还小,他和妻子原不打算出门,想留在杭州带孩子。可女婿好心,说一家人一起玩有伴。

“我们就住在普济岛上。事发时,我们出海游玩回来正要返回普济岛的酒店。”郑兰庆说,他们乘坐的是当地最豪华的游船,共四层。“下午4时的船,开了十来分钟,天就黑了;开了半来个小时,浪很大,打在船上把玻璃都盖住了。”

当时,郑兰庆的女儿、女婿、外孙女在二楼KTV,他和妻子在底楼。船颠得很厉害,他和妻子很害怕,妻子忍不住埋怨:“怎么安排这一天?”

船在风浪中行驶了一个小时左右,郑兰庆查了手机定位,发现已行程过半,安慰妻子:“快了,还有一个小时就到了。”

又行驶了半来个小时,郑兰庆猛地发现船居然被风浪裹挟着在原地打转!当时,水已经满上来了。他们听到外面有人喊:“赶快往外面跑!”

所有的人都慌了。郑兰庆拉着妻子的手,拼命往外跑。

跑到一楼至二楼拐角的时候,郑兰庆妻子的脚受伤了。 “不要拉我!我看看。”

郑兰庆松开了手,又急又怕:“赶快走!”

他和妻子约好,待会儿一块跳到海里,“我先跳,你后跳,只有跳到海里,才有救。”

郑兰庆和妻子一前一后到二楼平台,看到船头密密麻挤满了人。突然一个大浪打来,船近乎90度倾斜。船头的人像筛筛子一样,全倒了下来。他眼明手快跳进海里,转身再想拉妻子时——船都不见了!

郑兰庆跳到海里没过多久被皮划艇救起。“我看到海面上都是人,浪很大,很冷。”

郑兰庆牵肠挂肚的妻子、女儿、女婿、外孙女最终没能像他一样幸运。昨天晚上,他抱着外孙女的照片嚎啕大哭。今天上午,郑兰庆在酒店里整理一家人的遗物,“边哭边理,胸口痛得像要窒息”。

“这起事故应该可以避免的。我到海面上才发现,沉船上有两艘皮艇,可以容纳150-160人。在船进水的时候,为什么事先不通知?为什么不及时组织有序撤离?” 让郑兰庆心痛的是,他在游船上看到很多孩子,很多孩子和他的外孙女一样,在普济岛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他们的人生,像一个梦,如此美丽,却如此短暂。

来源:金报全媒体 作者:李艳 责任编辑:徐超